原标题:28年前一个中文都不会的老外,让全世界看到没有PS过的中国多美

献给中国人的情书。

你知道90年代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模样呢?

你见过爸妈最年轻最时髦的样子吗?

你是否了解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家庭印象呢?

今天,就让我们跟着一个外国人的镜头,

重返90年代!

重新认识中国!

1990年,一位来自荷兰的摄影师

罗伯特·凡德·休斯特(Robert Van Der Hilst),

受到法国版《Vogue》杂志邀约,

来做一个上海专题摄影。

那年5月,

他带着一部尼康F 35毫米相机,

几个不多的镜头,

柯达克罗姆彩卷正片,

抵达上海虹桥机场。

在此之前,他从未踏足过亚洲。

现在,他到了这座西方人眼中神话般的城市。

到达上海24小时之内,

他就爱上了她,

他知道自己会不断回到这里。

事实也的确如此。

1990年至1993年间,

他往返上海七次,

为不同的杂志完成不同的拍摄任务。

他镜头下的上海,

市井沉浮,饮食男女,

在90年代的日常世相中,

绽露奇异的美。

旧时幽深的弄堂

是老上海人最熟悉的聚落

大家都住这样的房子

90年代的上海乍浦路,

鼎盛时期有100多家饭店。

大小酒席,

夜夜良宵。

那时候黄浦江对面的陆家嘴,

没有东方明珠,

没有环球金融中心,

没有金茂大厦,

也没有香格里拉。

江边晨练的老人,

在摄影师眼里很是稀奇

人们聚集在人民广场上,

晒晒太阳,跳跳舞。

跳完舞,去个热闹的茶馆子

聊聊天,喝喝茶。

到了傍晚,

老派上海人穿着睡衣,

就在路边乘凉。

那时候汽车还很少,

公交车上也乘客寥寥。

路上最拉风的是凤凰牌自行车。

罗伯特漫游在上海的街道,

观察着路边的风景。

路边的饭馆,

烟火气十足。

那时候,

上海是全中国最洋气的地方。

路上的时髦女郎与潮流青年,

吸引着摄影师的镜头。

摄影师不停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

不停拍着照片,

记录下那些早已被淡忘的记忆。

90年代的上海之行,

让罗伯特对中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也让中国的“家”文化,

深深根植在了摄影师的心里。

“来到中国后,

我才发现家庭对一个人影响非常之大。

我的家庭不美满,

所以中国让我真正有家的感觉。”

于是,2000年之后,他又来了,

在中国这个广袤的国家旅行拍摄,

开启一个《中国人家》的拍摄项目。

从2004年开始,

年过6旬的罗伯特花费了6年的时间

走访了中国20多个省份,

拍摄了1000多个家庭。

“家,是中国人心中唯一的城堡。

我想借此拍摄,

谈谈对家的理解。”

刚开始拍摄时,

罗伯特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他不会中文,

不能和拍摄者进行沟通,

更不用说进到别人家里拍摄了。

但是,很快罗伯特就发现,

当他身处中国家庭里时,

语言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我们用眼神、用情感、用感受来交流。”

“他们比我想得开放多了”。

“他们请我坐下,让我跟他们一起饮茶,

他们的真情和热情让我深受感动。”

罗伯特拍摄的多是中国底层家庭。

他会仔细观察人的表情、屋内的痕迹、装饰。

他说这些都是这户人家

对生活的衡量,

对美的理解

和他们生存状态的反映。

拍摄时,他既不打光,也不用后期软件,

但他的画面却都精美无比。

人物脸上的神态,

坚定自若。

屋子里的静物,

仿佛一幅幅古典油画。

这些中国人家深深打动了罗伯特,

他说:

“中国人真正的样子,

是努力且热情好客的。”

2010年,罗伯特终于完成了《中国人家》的拍摄。

他在影集的扉页上写着一行红色的小字:

献给中国人民。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严打住宅用地炒作囤积 国土部对71个城市检查 四川成都、南充、泸州入选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寇敏芳)10月12日,国土部网站发布消息,9月下旬,国土资源部部署开展住宅用地出让合同执行情况检查。检查范围包括70个大中城市和热点城市苏州市。其中,70个大中城市中,四川有三个样本城市入选,分别为成都、泸州、南充。

按照国土资源部的要求,省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可以将2016年以来房价、地价上涨较快的其他城市纳入检查范围。

检查内容是2013年1月1日以来住宅用地出让合同执行情况,重点是按时开工、竣工情况和出让价款缴纳情况。国土资源部明确了三个检查工作环节,包括城市开展自查,省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指导、现场抽查核实和督导,以及国土资源部调研、督导。按照国土资源部工作部署,各省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将于今年11月30日前完成检查、提交报告。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一段时期以来,国土资源部通过研究建立短期和长期相结合的长效机制和基础性制度安排,督促指导各地加强房地产用地管理和调控。目前,各地调控效果初现,一线和二线热点城市住宅用地供应量增加,高价地频出势头基本得到遏制。

此次检查目的是促进已供应住宅用地尽快形成住房有效供给。通过检查督促加快住宅用地开发建设,有助于改善住房供求关系,稳定市场预期,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来源:四川在线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我想找个人陪我,你愿意吗?”

别想多了,这是台军一女士官的“征兵广告”。

广而告之

担心楼歪,开门见山。

是这么回事:13日,多家岛内媒体报道了台军一名女士官的“征兵广告”,对,是“征兵广告”!不是征婚广告!也不是……其他。

台湾《联合报》报道截图

名叫Hong-Lin Chen的台军女士官3月2日在个人脸书上贴出这样一段撩人的文字:我想找个人陪我,你愿意吗?她甚至公开留下了自己的私人电话号码0909-900323。

台湾《联合报》评论说,“国军”募兵可谓“全员总动员”,不少干部“挖空心思,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募兵信息,拉人入营”。

Hong-Lin Chen这样劝说同龄人,称自己入伍8年,“很乐在其中,也从没有后悔”,“在这八年,学会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处事的方法,也认识了很多于公互相帮忙,于私互相关心的伙伴”。

她称,还记得八年前,她连一下伏地挺身都做不起来,在勤劳的训练之下,现在的她整个进步59倍!八年前的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完全不经大脑,现在的她学会凡事三思而后言,多想一下再说出来。

Hong-Lin Chen贴出了自己的照片——制服诱惑。

Hong-Lin Chen的脸书

Hong-Lin Chen隆重推荐:“这礼拜听到一个新方案,如果你的年龄符合22-32岁又大学毕业,你就可以进来服役一年,月薪$48990,这很适合对国家有热情又想存一笔钱的人”。如果听到这里已经有点兴趣,或者你周遭有适合也符合且有兴趣的人,欢迎私信或拨打电话。

吐槽大会

台湾《联合报》网站上,网民各种吐槽:

▲Frank Ma:八年前的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完全不经大脑,现在的她贴文还是没有经大脑。 ▲许明祥:“是在募兵,还是在打援交广告,把军方营区当作军中乐园吗?“国防部”真是越来越糟糕,越来越像老鸨了!真是丢脸丢到家,国家颜面都被溅踏在地上了”。▲葛芮丝:兵没募到,解放军更想渡台了。 ▲周志胜:“这种广告都能允许被大力推广,表示,‘国防部’的现有将领群是一群猪,是一群龌龊又下流的将领猪,军队带头的淫头,什么是标准的招募兵文宣词,不要特殊也不用特色,只要基本的标准,标准很难吗? 非常质疑‘国防部’里挂星星的那颗星星,是不是都带着腥味呀”。

岛内的《中国时报》13日的报道满是嘲讽:近来“国军”募兵广告铺天盖地,电视、电影院都可见,连士官干部都挖空心思想拉人入营,一名现役正妹士官竟在脸书贴文“我想找个人陪我,你愿意吗?”还留下电话号码“有兴趣的人欢迎私讯”,网友则质疑“这是在征老公吗?”

《中国时报》网站13日截图。

岛内社交媒体上,看不见有什么人热血沸腾,振臂高呼:“愿意去陪Hong-Lin Chen。”

网民xhung瞄准她的算数能力: 以前伏地挺身0下,现在进步59倍,0*59=???

网民moonlind质疑军队里面是否干净: 别信,吴宗宪以前被骗过,还要唬狗偷喝汽油。

网民Beinlie想到了诈骗集团: 上一个用这种方法的是诈骗集团。

网民flavorBZ为不参军找到了借口: 会因为这样签下去的,国军素质真的堪忧。

这种尴尬连亲绿的三立新闻网都觉得挂不住了,13日刊文称之为“国军最狂募兵”。

三立新闻网13日网站截图。

谁愿当兵?

“军营招募压力太大了!竟得出此下策吸睛。”《联合报》13日的文章感慨。

不错,台军募兵很难。

有多难?

岛内网站截图

这是岛内TVBS去年10月的一则报道。报道称,台“国防部”推动募兵制,不断强调达到需求,不过朝野“立委”都质疑,三军五校招募成绩才破6成,末代预士招生甚至要1000多人,首批只有8人报到。报道称,台军兵力最低需求是21.5万人,但实际上台军已达不到这个数字,只有18.7万。

为了做到“满员”,台军主动降低门槛:志愿兵应募年龄上限被提至32岁,学历要求从高中毕业降到国中(初中)毕业,门槛较高的宪兵、仪仗兵、政战部队等也允许身上有刺青,曾受拘役处分或缓刑的人也可以投考。此外,募兵考试中,“国文”和英语项目也准备不再考试。

现在,岛内今年的募兵正在进行,台“国防部”绞尽脑汁规划拍摄7支招募班队广告,不惜委托7家公司,共同讨论拍摄脚本及手法,“以学生校园生活为背景,用正面、活泼的手法,讨论未来就学、就业的选择,藉以吸引学生目光,提供从军选项”。但这被爆出是抄袭日本的“乐透七”广告,令“国防部”灰头土脸,紧急发声明澄清。

岛内网站13日截图,台军人才招募广告。

台湾年轻人不愿当兵,原因很多,比如认为待遇不好、训练太苦、军队丑闻频出等,但最重要的还是对“台独”的担忧。两岸军力对比大陆早已经占据压倒性优势,而蔡英文当局的两岸政策正让两岸局势不断紧张,尤其是2017年以来“武统”声音越来越高,一旦发生冲突,台军势必成为炮灰。

军队最重要的任务是打仗,为何而战尤其必须清清楚楚。若为“台独”而战,既是邪路,又是死路和绝路,在这种状况下,台湾年轻人理所当然不愿当兵。也正是因为这样,Hong-Lin Chen的“征兵广告”中强调了友情、进步、报酬,甚至小清新,潜在的还夹带着美色,但完全没有提战争、牺牲和铁血——如果提出来,第一波就会吓跑绝大多数读者,连围观的兴趣都不会剩下。

去年10月,台“防长”冯世宽曾称,解放军如果进攻台湾,台湾可能撑过2周,遭到岛内多方质疑。

《中国时报》网站截图

责任编辑:张岩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冯老师,俺家里盖房子,今年交不上食堂的钱了,中午不吃饭了。”泗水县圣水峪镇八士庄的五年级女孩柏悦(化名)因交不起学校食堂的伙食钱,中 午准备饿肚子。班主任冯佃生老师知道后,拿出钱给了女孩,看着她去买了饭。“家长把孩子送到了我这里,我就不能让孩子渴着、饿着。”冯佃生说。

泗水县圣水峪镇东卸甲小学老教师冯佃生执教几十年,类似的场景在他教师生涯中经常上演。冯老师不仅是个教书先生,还是全校200多个孩子们的大 家长,拄拐从教四十载,他不仅教书育人,更是与农村的留守儿童的生活紧密相连。他用坚强的意志和对学生的关爱送出1400多名山区孩子走上社会的各个岗 位,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园丁。

三岁残疾十六岁教书,从民办到公办,他要站着做个人民教师

今年56岁的冯佃生,黝黑的皮肤,个头不高,一口朴实的乡土语言,讲起话来更像一位质朴的农民。

“1971年,我在这所学校上小学,十六岁初中毕业后又回到了这里做了一名民办教师,在这个讲台上一站就是四十年。”三岁患小儿脊髓灰质炎导致 残疾的冯佃生向记者回忆他的教师生涯。冯佃生告诉记者,自己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有着健康的双腿,但是在三尺讲台上,自己要站着做一名人民教师。

1976年,泗水县圣水峪镇东卸甲小学民办教师调整,正值冯佃生初中毕业,他谢绝了父亲为他安排的工作,回到自己的母校。冯佃生告诉记者,小时候他看着老师站在讲台上讲课时心里很羡慕,所以当实现梦想的机会来临时,他还是选择了去做一名民办教师。

“尽管当时教学环境很差,教室也破陋,一个月工资才十来块钱,但讲台下却始终有着一群渴望学习知识的孩子,这份工作总得有人去做。”冯佃生说。

东卸甲村是辐射周边七八个村的一个学区,十里八村只有这一所小学。学生多,待遇低,当地几乎没有人愿意去做民办教师。可冯佃生却坚持了二十年,在1997年转成了公办教师。

“我对这个小学有着割舍不掉的感情,这里有太多的留守儿童需要我。”冯佃生对记者说,在他转为公办教师以后,由于教学经验丰富,被抽调去圣水峪 镇中心小学的科技班任教了三年。三年后,镇中心小学的校领导提出了较为优厚的条件,希望他能继续留下任教,可冯佃生却断然拒绝了。他说,东卸甲小学就像他 的家,那些学生们就像他的孩子,孩子们还在家里等着他。

他是全校学生的“冯老师”,更是留守儿童的家长

“冯老师,俺买不起校服,交不上钱。”

“冯老师,家里今年盖房子,俺没钱交食堂的饭钱了。”

“冯老师,那个教室的玻璃碎了,我们不是故意的。”

……

对需要帮助的孩子,冯佃生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给你,先拿着”。冯佃生告诉记者,这是他几十年来养成的口头禅。

“其实每当遇上类似的事情,我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困难就交给冯老师,你们只管学习就行了。”冯佃生说。

虽然冯佃生每年只带一个班,但在孩子们心中,这个拄着双拐的冯老师是没有班级界限的,他是大家的“冯老师”。学生不开心,他要开导;学生生病 了,他会送去医院;学生打坏了玻璃桌椅,他就自己修补。每天下午他都会目送学生或上班车或被家长接走,然后再沿着通往村外的路上走上几里地,看看是否还有 停留在回家路上的学生。

“我带的班里一共39个学生,至少一半都是留守儿童,在教育和生活上就要付出更大的精力。”冯佃生说,而在农村,多数是留守儿童,布置完作业以后,爷爷奶奶也无法辅导,孩子们学习的劲头不足,同样在生活中,爷爷奶奶更代替不了爸爸妈妈的位置。

家住在圣水峪镇中心寨村张然(化名),父母都不在身边。一天上学,冯佃生发现她没有背书包,问了半天她也不说原因。冯佃生对张然耐心地开导,在 进行了多次沟通以后,张然才敢说出了真相了,原来她在校门口的小卖部佘了账,又不敢跟家里要钱,越佘越多,不敢告诉家里,也不敢告诉老师,小卖部老板就把 她的书包扣下了。冯佃生知道了此事后,替张然还了账,小姑娘才露出笑脸,大大方方地走进了教室,以后再也没有犯过类似的错误。

“要问我这些年对留守儿童们做过些什么,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有的学生父母不在家,我就要盯着他们做作业,有时候甚至跑到操场上追他们回来 写;有的其他班的学生,放学要走十里地才能到家,家长不来接我把他们送回家。”但冯佃生却认为这些芝麻绿豆大的事并不算什么的“事”,因为这是他身为学生 “家长”替他们真正的家长该做的事。

教育是个良心活,而不是空有热情,四十年的酸甜苦辣,还是快乐多一点

“站在这里一教就是四十年,没有挪过‘窝’,我曾被学生嘲笑过,也差点被清理出民办教师的队伍,”冯佃生笑着告诉记者,就连校领导也曾劝他放弃当老师,改行做其他工作。

“当时触动很深,第一次觉得教育是个良心活,而不是空有热情,更不能误人子弟。”冯佃生对记者说,他基础不好给学生讲错过题,于是就在业余时间 跟着初中部的学生一起上课,后来考取了泗水县教师进修学校,一边教书一边学习,两个学校两边跑,在同事的热心帮助下,四年里没有落下一节课程。第二次民办 教师考核时,他成绩名列前茅,而他带的班级在全县100多个小学班级抽考中则稳居前六。

冯佃生在起起落落的教学生涯中忙的不亦乐乎,他很坦诚的告诉记者,“四十年的酸甜苦辣,还是快乐多一点。”

“我包过班,就是把一个年级所有的课程都包了,一天最少六七节,那时候拄着双拐站一天讲台,支撑拐杖的腋窝经常磨破化脓,下了讲台以后一句话都 不想说。”冯佃生向记者诉说,他从事教育工作以来的心路历程,“我上课很少坐着讲课,当老师决不能像领导作报告一样,再好的老师也不可能在保证所有孩子听 一节课就都能理解透,所以教学是双方互动的,必须要走到学生身边进行指导。”

“东卸甲小学就像我的家,而我的家却变成了我吃饭的地方,我没有过休息日,因为周六周日会有留守儿童来学校里学习看书。”冯佃生告诉记者,每天 晚上他会回家吃饭看看父母,然后再返回学校留值,负责开关大门、水电、锅炉、看管校舍、公共财物。对于他来说,学校与家的概念已经区别不清了。

“我很知足这份工作,也很珍惜,我没有其他优势,只能踏踏实实靠过硬的教学本领弥补自身的缺陷。”冯佃生说。

走在东卸甲村里,提起冯佃生的名字,村民们都知道把孩子交给他最放心,而他“中国好人榜”、“中国希望工程园丁奖”、“济宁道德模范”等荣誉的 光环几乎是人人皆知,然而冯佃生却告诉记者,书教不好,得再多荣誉也是枉费,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当老师以外的事情,这份工作埋头干了四十年,现在抬头想想, 一路走来十分纯粹,当看到自己能教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能给留守儿童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时,心里还是快乐多一点。

实业兴国,炒房误国。干30年不如买套房,则对这个常规理念的异化,把它颠倒成“实业误国,炒房兴邦”。如此一来,几十年后,我们的未来又会怎么样呢?

沈阳市用一条微博就宣布了说过的话立即可以不算,而葛老师那条微博不仅收不回说过的话,而且还放大了自己的尴尬。

我第一次打开中文课本是在1976年。我记得毛泽东逝世、粉碎“四人帮”、邓小平改革等。中国的政治演进不是线性的,而是呈波浪形,但总体上,个人的自由度提高了。

大局意识在最前面,是要求向中央看其;核心意识其次,是向中央的核心看齐。刘云山说“最根本的是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在这里,在本质上其实是向党中央和党中央的核心看齐。

原标题:女孩一日“放电”八次

广州日报深圳讯(全媒体记者鲍文娟通讯员深三院)本报此前曾报道深圳13岁少女小敏(化名)因噩梦而危及生命。在植入“救命神器”除颤仪后却拥有了“超能力”——像“皮卡丘”一样,会放电。记者昨日从深圳第三人民医院获悉,近日小敏在该院接受了左心交感神经切除术,以减少除颤仪的放电次数。该手术属于国际指南推荐方案,被誉为2017年心律失常领域的十大进展之一,在广东省尚属首例。

除颤仪半年耗掉五成电量

13岁的小敏近半年有了一种“超能力”——像“皮卡丘”一样会放电。若被她电到,手会微麻。有时一天可以放电八次。这对小敏一家来说是可怕的梦魇。小敏在4年前突然得了离奇怪病,数次清晨仿佛受惊吓一般突然口吐白沫、面色青紫,四肢不停抽搐。父母无法唤醒,猛掐人中数秒后才会醒来,却对梦中场景浑然不觉。通过心电图分析和基因诊断,小敏被确诊为一种恶性遗传性心律失常疾病:先天性长QT综合征。小敏的爸爸和弟弟都携带了这个基因,但至今还未发过病。

据深圳儿童医院心内外科专家团队介绍,该病极为恶性,未发病时很健康,但一旦发病就会出现室速室颤等恶性心律失常,随时可能会猝死。13岁的小敏已经心脏骤停过两次,但幸运的她都从“鬼门关”走出来了。

由于该病无法根治,而最有效的方法是植入“救命神器”ICD(埋藏式心脏复律除颤器)并长期药物治疗保命。去年9月30日,小敏心脏被植入“ICD”,这也是深圳市首例儿童ICD植入术。这就相当于是随身带了一名“医生”,全天24小时监护患者,一旦发现危险情况,ICD会立即电击除颤。

紧张、恐惧等情绪大起大落,是这个病的“死穴”。“我们平时都说‘吓死了’,这个病是真的会吓死人的。”深圳市儿童医院心内科医生刘麟介绍。安装ICD前,某一天小敏被老师点名上讲台给同学领读文章,腼腆的小敏一紧张,突然抽搐晕厥。而ICD却带来了新问题:一旦出现类似的危险情况,除颤仪工作时就会“放电”,有时候一天可以多达七八次。小敏的父母触碰时也能感觉到被“电击”,每到这时小敏都会恐惧地紧紧抓住父母的双手。

据介绍,一台ICD一般患者可用8~10年。然而小敏的病恶性程度高,经常频发室速频繁放电,不到半年小敏所植入ICD电量就用掉了一半。让人忧愁的是,一台ICD费用高达十几万元。小敏的父亲是一家餐馆的普通厨师,支撑一家生活开销。为了给女儿看病,父母已经花了全部积蓄,已经无力再承担频繁更换ICD的费用。

切交感神经节消除恐惧

如何在不换ICD的情况下缓解“放电”问题呢?深圳市儿童医院心内科医生刘麟介绍,“经过查阅文献发现,这样的情况只能找外科医生切除小敏的心交感神经节,让她不那么紧张和恐惧。”

然而,该手术风险高、难度大。刘麟说,需切除星状神经节范围较大,容易出现霍纳综合征导致患者的眼睛上睑下垂、瞳孔缩小、面部无汗。同时,这个区域大血管和神经丛特别多,容易大出血,因此是传统胸外科的禁区。

在寻找多家医院无果后,刘麟又找到了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胸外科乔坤主任。乔坤多次做过手汗症和颈胸结合部肿瘤手术,解剖过星状神经节,他愿意啃这个“硬骨头”。“为了挽救孩子生命,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乔坤这样告诉记者。

3月5日,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胸外科收治了小敏,经过专家多次讨论一致认为虽然麻醉及手术风险大,但是减缓孩子病情的唯一手段,应创造条件,给这个女孩生存的机会。在准备就绪后,手术在3月7日开始,ICD器械专家也到场“随时待命”。

手术对精细化程度要求非常高,星状神经节布满大动脉、大血管和神经节,“穿梭”在这样的“丛林”中,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误伤到周围神经和血管。更难的是,小敏体内还带着一个ICD。如果使用电刀超过3秒就有可能产生传导,干扰ICD正常运作。于是,乔坤使用了最原始的工具——内镜剪刀,配合电钩,将长约5厘米的部分星状神经节和T2-4交感神经节,精准切除,并将出血量控制在1毫升以内。此次微创手术,切口只有几毫米。

小敏已于近日出院,她看上去神情轻松,没有出现心律失常症状,没有放电,也没有出现眼睑下垂等术后副反应。乔坤告诉记者,由于此病目前尚无法治愈,还需要长期服药,定期复诊。

小敏的父母也非常明白女儿所患的先天性长QT综合征极为罕见,猝死风险高,能坚持到现在很不容易。“原本我们已经不抱希望了,甚至做好了小敏随时‘走了’的准备。感谢医生不放弃,帮我们又一次救了小敏。”

“一天放电好多次的‘超能力’,希望她永远都不要有了,已经受了太多苦,以后要能平平安安就好了。”小敏妈妈说。

责任编辑:张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